丹麦科技大学留学报告

当初想到欧洲体验不同于快速发展、资本至上的美国与亚洲文化,在系办助理的推荐之下,误打误撞的取得到丹麦科技大学的名额,而非另一间与学校较有渊源的查默斯大学,自此之后就开始了交换前的准备事宜,这篇报告将会包含至丹麦科技大学交换前的准备与前两个月的生活纪录。

‧入学申请

当初我在国际事务处的志愿填了两个,第一志愿丹麦科技大学、第二志愿查默斯大学,现在学校统一都是先经过校内申请,取得校内代表资格之后再缴交资料至该校申请入学许可,校内申请时间约为学期末至寒假初期左右,一周之后可获知是否取得校内代表资格。

以丹麦科技大学为例,取得校内资格后需要在三月中缴交相关数据给对方学校审核是否给予入学许可,我在三月初即完成数据缴件,而 DTU 在处理交换学生审核是个相当有效率的学校,我在 3/18 取得入学许可信件(email)以及住宿及校内网络系统的账号密码(类似 nctu portal)等信息。住宿方面由于有许多学生宿舍,所以会先填志愿再分发,在前年去过 DTU 的王劭暐学长推荐之下,第一志愿选择的是在校内国际生宿舍村(Campus Village),这是房租最便宜也是最省通勤时间、费用的住宿地点,而后来也顺利分配到这间宿舍。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丹麦科技大学(DTU)相当习惯电子化作业,所有文件都是电子化,住宿合约也是签完名扫描后寄回。在劭暐学长的提醒以及自身亲自确认过后,代办丹麦签证的丹麦商务办事处只接受纸本入学通知,所以我在收到电子版的之后即着手联络 DTU 国际事务处,后来也顺利请他们邮寄出纸本入学通知办理签证。

‧签证准备事宜

台湾申请丹麦签证是由丹麦商务办事处办理,除了上述最重要的入学通知纸本外,还须备妥护照、申请表格和财力证明等相关文件。亲自至办事处办理签证事宜之前,需要先进行预约的动作,确认时间之后带齐所有文件前往办理。

确认文件之后,需要在机器上按压指纹以及留下电子签名,在资料准备妥当的前提下,手续相当快速,整个过程不用半个小时。签证的费用相当高,包含丹麦政府收取的费用以及商务处代办的手续费,最后拿取的签证为一封居留许可证明的信件,而非盖在护照上的实体签证。

‧生活相关准备事宜

衣物:

建议可以先带一套冬天的保暖衣物(防风羽绒外套),可以省去还要在丹麦逛街购物的困扰,不过如果是上学期交换,基本上一开始还是用不到的,约莫十月底十一月之后气温才会慢慢下降。

另外丹麦冬天经常下雨,除了带一两把雨伞以外,购买衣物也可以注意防水功能。生活用品:基本上丹麦是个物价很高的地方,所以如果有用得很习惯品牌的生活用品(洗发乳、沐浴乳、乳液等等)在行李限重许可的情形下,可以准备多一些,因为来到丹麦之后可能会贵不少或是找不到某些属于亚洲的品牌(当然国际知名的 lux 等等是一定找得到的)。考虑习惯与价格,可以带刚好半年份,这样一来回程也能多出行李空间放置在国外买的物品。

机票:

最便宜的是偏向廉价航空的土耳其航空,不过土航的机票相当抢手而且需要转两次机才能到达哥本哈根,如果想要省机票钱需要很早确认机票。我自己是搭新加坡航空,学生票需要入学通知复印件,即可升级行李额度至 30kg,整体服务相当令人满意,尤其是我在丹麦之后才更改回程机票提早十几天回台湾,依照机票当初契约应该是无法更改或是需要额外手续费(在已经搭了去程航班的情形下),但最后我打了一通电话就顺利改好回程机票,也没有多花任何一笔费用,所以我蛮推荐新加坡航空。

金钱相关:

欧洲这边刷信用卡需要用到四位数的 PIN 码(或是签名,但自动购票机器就是一定要PIN 码),我在网络上查过相关信息,申请预借现金密码就可以在国外当 PIN 码使用(首先先询问银行有无 PIN 码,没有的话就申请预借现金密码,不用理会银行说它跟 PIN 码不一样之类的说词,申请着备用也好,另外,我自己亲身经历在国外的确是以预借现金密码成功当 PIN 码用,仅供参考)金钱的话可以先带一两个月的欧元生活费(来再换丹麦克朗,台湾无法直接换丹麦克朗),不过如果信用卡可以使用,在丹麦几乎是什么都能刷卡。

‧学校周边

学校周边

基本上 DTU 附近就是一个单纯的小镇 Lyngby,没有哥本哈根市区那样热闹,不过在车站附近的小镇中心该有的商店、百货公司还是一应具全,是个单纯美丽的小镇。

‧行政相关注意事项

丹麦是个相当注重生活质量的地方,所以平均的工时相对较短,尤其是行政单位或是公家机关,所以洽公处理事情的时候,最好都抓在 1000-1400 这段时间比较妥当,免得白跑一趟或延误了什么重要时程,当然可以事先查询 office hour 是最理想的。

建议要来丹麦科技大学(DTU)交换要有一个人生活,可能偶而会有点孤独的心理准备,或是要有很开放胸怀的喜欢交很多外国好朋友,毕竟交大通常只有一个交换生名额。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如果怕孤单,可以多跟香港朋友认识、交流,因为彼此有相当接近的文化及语言,我在这边就认识了许多香港的好朋友。